鬼的世界与人的世界叠加交错,不过很显然那些鬼物并不能对街上的行人造成什么损伤,就像是是两张完重叠的s图层一般,能看到,却无法影响。

“并非无法影响,这种类似相位叠加的状态不过是凭借某位存在建造的超级阵法,以地脉之气作为核心,汇聚生命精气强行分割阴阳,但这并不是没有漏洞的。”

雷蒂丽的声音直接传到方宏脑海中,在方宏的视角下,这个抱着黑色兔子玩偶的金发萝莉指了指身后的那条大江,江水呈现出一股暗淡的金色,那金色并不怎么明亮,反而如同有呼吸一般带着节奏的明暗变化。

那‘呼吸’的江面如同一只巨大的怪兽一般,每次便随着亮度的增加,整个江面便传来了一股只作用于鬼物身上的吸引力,那无数鬼物逐渐被大江所捕获困到江面,如同下饺子一般随意的被困在那里,然后顺着江水朝着大海流淌……

在灵视状态下,方宏能够轻易的看出众人身上的不同之处。

在自己的身体周围包裹住大概三厘米左右的蓝白色毫光,无数蚂蚁般的符文就在这毫光中游荡,虽然不清楚那文字的形状,但方宏却很清楚只要看向那文字的一瞬间,人们的脑海中就会自然的浮现出‘道’的字样来。

至于雷蒂丽,她身上的颜色就是纯粹的黑色了,身为超凡的两人就算是站在这里,那些鬼物也不敢凑过来自找麻烦,明明已经快被鬼物占满的城市空间,却以方宏和雷蒂丽为中心,扩散出了一个大约半径五十米的巨球空间。

“真的恶心,这些东西。”

方宏站在堤坝上,心里头猛地一动,顺着附近的一条阶梯走向江面,他蹲下身子,看着正从自己面前流过的鬼物。

那是一个几乎整个头颅都腐烂的狰狞鬼面,脑袋上就像是长了皮癣一般烂乎乎的,青灰色的鬼面上有着一道道的龟裂纹,裂纹中还隐隐有着黑色的脓液渗出,第一眼看上去,就给人以一种极度厌恶和害怕的感觉。

那是一种在面对天敌时候的感觉,无关实力的强弱,哪怕这只鬼物在方宏看来随手就可以捏碎,但是那种从心底深处升起的恐慌感,让方宏感觉到平稳的心境也变得癫狂了几分。

方宏把自己的手伸向那鬼物的脑袋,在灵视中散发着充满淡蓝色怪异符文的手掌还未曾触碰到那鬼物的脑袋,天人之体散发出的蓝色符文便如同细小的行军蚁一般,瞬间脱离了方宏的身体,在那鬼物惊恐的目光中把它一点一点蚕食殆尽,随后返回了他的身体。

可爱姐妹花圣诞搞怪装扮可爱俏皮美照

方宏把手收回来,看着仍然如同鬼河一般的江面,暴虐的毁灭心理充实着魔法师的胸腔,既然自己的天人之力可以消灭那些鬼物……

暗金色的河水中,那些奇形怪状的鬼物似乎察觉到了方宏的恶意,那些似人非人的鬼物大张着嘴巴,无声的冲着方宏咆哮着。一瞬间,数以百万计的鬼物咆哮融合在一起,大量的死气如同实质般在大江的上空形成了一颗巨大的夜叉头颅。

“啊啊啊啊啊啊……”

就算是天人,方宏也不过是一个人,面对数百万鬼物的联合攻击,他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都在这一声巨吼中被震成了粉碎,魔法师毫不怀疑自己如果扛不住这一击,自己的脑袋就会像烂西瓜一样在这里炸开,红的白的泼洒一地。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万变尤定神怡气静……”

静心咒,太极拳意,活佛法衣瞬间在方宏的身体灵魂上浮现出来,形成了三重防御。

鬼河的咆哮就像是疯狂的暴风,静心咒亦或者太极拳意都在这如同剥皮拆骨般的精神攻击中败下阵来,不过方宏要的就是这样的一个短暂机会,魔法师的眼中蓝光爆闪,水晶般的天使之力瞬间展开,甚至反向包裹了鬼河咆哮。

克拉蒂儿继承的转生之力是鬼物们的死敌,被‘世界道’强化过的天使之力瞬间将看似无坚不摧的鬼河咆哮打烂,转生的力量覆盖在河中鬼物的身上,一瞬间,大量的鬼物便被彻底抹除,露出了宽阔的暗金色河面。

但这并没有什么用处,就算方宏费劲力气清空了一大部分的鬼物,还不到三十秒的时间,这条蔓延着金色地脉之气的大江河面便再次恢复了那种被鬼物头颅塞满的状况,无数的鬼头在江面上也停止了挣扎撕咬,一双双鬼目望着河边的方宏。

“该死。”

既然知道费劲心思消灭它们只是白白浪费力气,方宏就放弃了这个想法,不等到鬼物们的再一次攻击成型,他便匆忙的从阶梯上爬上去。

抱着黑布偶兔子的金发萝莉微微眯起眼睛,累积千年的灵魂之力在虚空中化形成重拳的形状,趁着那鬼头还未成型便一拳将其打碎掉,要抡起精神和灵魂这块儿的研究,三大超凡里不管是武圣还是天人,都远没有仙人那么精通。

“老哥,刚才貌似听到有人惨叫,是有人落水了吗?”

因为方宏之前那一嗓子实在太过刺激的缘故,幸好因为现在是中午饭点的缘故,附近行人不算多,不然方宏可是丢人丢大发了。

“没事,看到大江心有感慨,本想展现一下我的歌喉来着,你听成惨叫也太伤哥哥我的心了。”方宏故意感叹一声,摇头晃脑的嬉笑道。

他知道自己这个妹妹是什么德行,如果真要知道这个城市已经被鬼物占满的话,估计就算自己阻止她也会擅自去参合这些事情吧。

“还是别唱了,人家唱歌要钱,老哥你这里唱歌要命啊!”

“你不也是一样。”

方宏才不惯着方晴这种心思呢,反正两人在家里的时候拌嘴吵架也是家常便饭,虽说一般都会从斗嘴升级成武行。

当然这不算什么,最坑爹的是方宏还打不过自家妹妹,方宏这天赋树都加在魔法修习上了,跟方晴武行的下场就是被暴揍一顿,特别是老爹还不管,觉得儿子连女儿都打不过,简直丢尽了自己的人……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老哥这你都不知道吗?”

方晴白了他一眼,说道:“我是准备考艺术生的,唱歌跳舞可是我的主业,等以后我成了大明星,老哥你就有福了。”

“欺负人是不是,信不信我哭给你看?”

“哈?”神裂火炽默默地站在一旁,微笑看着感情很好的方宏和妹妹,心里竟然有些羡慕。

她清楚方宏和雷蒂丽绝对发现了什么,刚才的惨叫也应该是他遇袭本能发出的叫声,那股庞大的精神风暴别人注意不到,神裂可是‘似神者’,她怎么可能注意不到。

其实这也是她最佩服方宏的一点,不管前一刻遭遇了什么,他在面对亲人朋友的时候都会露出一副笑脸,从来不会让危险出现在朋友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