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尔球场的看台座无虚席。

伴随着解说员乔治史蒂芬高亢的声音,比赛正式打响。

“比赛开始!比赛开始!这是争夺英冠冠军的焦点之战,无论是米尔沃尔还是伯恩茅斯都将力以赴,他们为了荣誉而战。”

中圈开球,米尔沃尔率先发难,他们习惯于在对方半场搞事情,而且面对着冠军的诱惑,没有人能够保持冷静。

格利戈里跟盖因都开始凶狠的逼抢,他们为了冠军卯足了劲儿。

面对米尔沃尔的逼抢,伯恩茅斯开始有些自乱阵脚,在比赛开始三分钟,他们就被断球了。

“来自伍尔福德的断球,干净利落的滑铲。”

伍尔福德断球为现场引来了一场小,米尔沃尔的球迷们丝毫不吝啬他们的赞美。

伍尔福德拿球,他第一是找到易乐,并且将球传了出去。

看到易乐接到球,场的球迷们顿时感觉踏实了。

易乐如今处于米尔沃尔的半场,但他好似没有上前的意思,不断在伍尔福德-易乐-阿普森这条线上倒球,诱因着伯恩茅斯的防线主动出击。

如今,伯恩茅斯只派了一个伊比防守易乐,但面对米尔沃尔的四个中场,伊比被耍的团团转,盲目的追逐着皮球。

秋日美少女憧憬未来

在米尔沃尔该打4-4-2后,对于易乐的保护以及解放是巨大的,想要像以前一般限制易乐,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伊比有些茫然,我的队友呢?

易乐开始稳固米尔沃尔的节奏,这令球迷们越发的满足了。

这就是他们的中场核心,能突、能塞、能传、而且视野极其庞大。

在短短的十分钟内,他们已经看到好几次,易乐凭借着庞大的视野,在人群中进行传球的表演。

南看台上,凯伦基诺目瞪口呆的看着易乐的表现,喃喃道:“他可真棒!”

一旁的拉尔德得意的笑了笑,随后站在老爷子身后,老实的不行。

别看拉尔德凶名赫赫,但在这个老一辈球迷首领面前,犹如小崽子一样乖巧。

易乐控了一段时间的球,发现伯恩茅斯的后防线开始蠢蠢欲动,最直观的表现就是有好几个中场球员已经开始进行向前靠近。

易乐嘴角不由浮现一丝笑意,他猛地将球传给伍尔福德,自己则是大步向前。

节奏骤然加快!

伯恩茅斯瞬间惊起冷汗。

米尔沃尔对这种节奏的把控极为熟嫩,他们已经不止一次的利用变节奏的方式打进进球了。

整个球场的变化就犹如从慢吞吞的一档,直接档位拉满,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整个米尔沃尔就如一辆超跑一样瞬间启动!

盖因-格利戈里-威廉斯三个点开始高速前叉!

伍尔福德-易乐-维恩也利用三次倒脚,直接将球送进伯恩茅斯的腹地。

这个变化太快,甚至令伯恩茅斯的球员们没有反应过来。

但这一致命的缺口被易乐狠狠的撕开,直接在右侧的朝着左侧的塞入一粒质量极高的弧线球。

这球的弧度很大,直接绕过对方的中后卫,来到左侧的空挡。

而盖因已经朝着那里狂奔。

“机会!!!”乔治史蒂芬激动的起身,怒吼道:“易凭借着自己精妙的传球,撕开了伯恩茅斯的后防线,足球准确来到左侧的空挡。盖因追赶皮球,oh!!!他接到球了!”

整个现场沸腾,球迷们下意识的起身,他们伸长了脖子,满脸紧张的看着这个球。

所有人都明白,这是一个绝佳的进攻机会!

盖因接到球,他没有任何的私心,在这场冠军争夺战中,所有人都奔着赢球去。

只见他弯弓搭箭,一脚传中。

皮球传向大禁区!

而在那个地方,属于米尔沃尔的刺客正在待命。

格利戈里是一个饼锋,要说突破,不是他的强项。

但抢点、射门、门前嗅觉,他自认无比的优秀。

在盖因接到球的时候,他就已经启动,朝着大禁区疯跑。

看着这颗传中球,格利戈里将自己的身子扔了出去,一个鱼跃冲顶!

下一刻,白花花的球网晃动。

轰!!!!!!!!!!——

“格利戈里!!格利戈里!!他再次为米尔沃尔进球,他是我们无价的瑰宝,上半场13分钟,米尔沃尔1:0领先,我们距离冠军又进了一步!”

格利戈里进球了,这令他激动的漫长飞奔。

这是冠军争夺战,在这场比赛进球的意义巨大。

若是他们能够获得冠军,格利戈里这个名字将会永远铭刻在米尔沃尔的队史上。

看台上的球迷们也是沸腾,他们疯狂的欢呼,他们高兴的不能自己。

他们这一次真的距离冠军无比的接近。

时隔107年的冠军!

两代人的期望!

他们何其幸运,自己能够见证这伟大的时刻。

米尔沃尔在疯狂的庆祝,反观伯恩茅斯的球员们则是大多处于震惊状态,甚至有些迷茫。

谁都没想到进球会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

开场13分钟,而且还是唯一一次进攻中,米尔沃尔就攻破了自家大门。

他们被这个丢球打的有些措手不及。

贵宾包厢内。

约翰百里尔森看着这一幕,面色复杂,多么出色的球员啊。

格利戈里、易乐、盖因,这都是米尔沃尔宝贵的财富。

不同于约翰百里尔森的纠结,佩雷则是高兴坏了。

他双手环胸,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球场上那个恬静的黑发少年,满是欣慰。

如今易乐已经受到多方面的关注,若是在加上一个英冠冠军的头衔,外加一个助攻王,他的价值将会再次攀升。

丢球令伯恩茅斯的球员们愤怒了。

他们开始主动的进攻,他们不再满足于被动防守。

这令米尔沃尔陷入了一阵麻烦当中。

米尔沃尔的后防线就是豆腐渣工程,他们一直仰赖的是进行线的能力。

因此面对伯恩茅斯的强攻,米尔沃尔的后防线有些摇摇欲坠。

终于在上半场21分钟,米尔沃尔丢球了。

由于阿普森的过激防守,他在后场铲倒了伯恩茅斯的球员,领了一张黄宝石卡。

而凭借着这个近点战术任意球,伯恩茅斯攻破了米尔沃尔的大门。

上半场,双方1:1打平!

丢球令阿普森脸色很难看,他觉得这是自己的问题,他的过激防守直接导致球队被逼平。

“我的问题。”

阿普森低着头,主动揽责任。

克莱尔瞥了他一眼,道:“不用自责,球迷们对咱们后防线根本不抱任何希望。”

阿普森愣愣的看着队长,你确定是在安慰我?

克莱尔嘿嘿一笑,指着前场,道;“看,我们的前场被激怒了。”

阿普森望过去,只见易乐脸色严肃的将格利戈里跟盖因招了过来,三人围在一起,好似在商议着什么。

看到这一幕,克莱尔笑道:“我感觉,我们又有进球了。”

阿普森无语的望着队长腹诽,这么咸鱼真的可以吗?

果不其然,米尔沃尔在丢球后进攻力度加强了很多。

他们的跑动范围增加了,所有人都在跑动,包括格利戈里都在拉扯防线。

这令伯恩茅斯的后防线痛苦不堪。

他们不敢轻视任何一个人,但在这帮米尔沃尔人的搅动下,后防线简直乱成一锅粥。

20分钟,整整20分钟,这帮米尔沃尔人根本就没有一刻的停歇。

这消耗着米尔沃尔的体能,同样也令伯恩茅斯的后防线的球员们差点抽筋。

米尔沃尔可是进行过严酷的体能训练,他们的平均体能都在伯恩茅斯球员之上,因此尽管有些累,但还没达到伯恩茅斯球员那种双脚发软的程度。

看着体力消耗的差不多。

上半场43分钟,易乐从后场一脚长传球,犹如圆月弯刀一般直指对方大禁区。

而在那个地方,格利戈里、盖因、威廉斯已经杀到位。

到底谁能完成进球?

格利戈里被重点防守,他连起跳的机会都没有。

盖因同样也是有很艰难。

反观威廉斯这边稍稍轻松一点。

但头球不是他真的不擅长啊!

他没练过啊!

咋整?

电光火石之际,威廉斯硬着头皮起跳,他缩着脖子犹如乌龟一样,双下巴都露出来了。

他的眼睛闭上,祈祷着足球撞在自己脑袋上反弹进球。

但或许是他虔诚的祈祷有了效果,足球真就撞在他的脑袋侧边,出现一个变线,最后砸在球门柱上,反弹进网。

整个球场鸦雀无声!

格利戈里傻了!

盖因傻了!

易乐同样也傻了!

我有这脚法?

威廉斯捂着脑袋,茫然的起身,他转头看了眼足球在球网中蹦跶,一脸的懵逼之色。

但下一刻,他就被格利戈里跟盖因给扑到了。

“上帝!幸运的小子,我爱死你的脑袋了!”

“这都能进!你是怎么做到的!!”

两人揉着威廉斯的脑袋,哄然大笑。

而现场的球迷们也反应过来,不由脸色古怪,好似是憋着笑,但心里却又高兴的不行。

“被上天眷顾的脑袋!”

“易是瞄准他的脑袋了吗?这个进球太有趣了。”

“哈哈哈哈,幸运的小子。”

乔治史蒂芬也是含笑调侃道:“威廉斯将本可以中彩票的运气用在了进球上,从慢动作中,我们可以看到,他是缩着脑袋,闭着眼睛起跳,就好像易的传球砸在他脑袋上反弹进网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