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

不灭金身在众多修士的联手轰击之下,虽然摇摇欲坠,却仍然顽固坚持着!

土属性术法原本就是以防御著称,铁山枝的不灭金身更是名不虚传,他曾经凭借这招属性神通,在三名丹液境修士的联手下安然逃离,未曾受伤,可见这不灭金身有多变态。

但可惜的是,如今铁山枝竟遇到了牧香君的繁森似海,正是不灭金身的克星!因此交手中频频受制,吃亏不已。

此时在天悲门众多修士的联手轰击下,不灭金身终于开始出现裂纹,眼看便要支撑不住。

铁山枝急忙转头看向身后,见歃血盟众弟子已经纷纷逃离,连西门恨与司徒皇的身影也消失之后,便迅速起身,在传送阵即将消失之际,一头扑了进去。

“可恶!“牧香君恨意滔天,元力暴发之下,所有附在不灭金身上的花瓣纷纷炸开。

轰轰声不断传来,不灭金身护罩没有铁山枝的元力支撑,终于崩溃分裂,消失于无形之中。

望着眼前空荡荡的大殿,阎姥姥不由暗感可惜,看向怔怔发呆的门主牧香君道:“香儿!他们匆忙之间逃得不远!我们速速追赶,今日必定要除了这个祸害!“

牧香君叹道:“可惜不知他们逃亡的方向,就算想追也无可奈何!”

阎姥姥阴声笑道:“嘿嘿,他们逃不了,刚才交手之时,老身在铁老怪的灵器上沾了些追影粉,三个时辰内不会消散,他们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躲不过我的追踪!”

牧香君大喜,转身对众人道:“我们追!铁老怪有伤在身,又中了追影粉,看他们如何逃出我的五指山!“

可爱萝莉小九Vin三亚旅拍眼神无辜

天悲门众人齐声答应一声,纷纷冲出海底洞府,驭水而上,很快来到海面,在阎姥姥的指示下,大家各自驾驭起飞行法器,一行数百人浩浩荡荡地往东面飞去……

此时在一处无人荒凉的小岛上,苍翠茂盛的密林之间,隐隐露出一角别院建筑,亭台楼阁,错落回廊,显得既清雅又幽静。

这里正是歃血盟修建的一处秘密别院,离总坛本部不过两百海里。

别院大厅中,正聚集着数百名修士,是从总坛逃离出来的歃血盟弟子,大家见传送阵即将消失之际,盟主铁山枝堪堪传送过来,顿时纷纷松了口气。

若是盟主不能在传送阵消失前赶过来,必然会独自受困总坛面对强敌,那逃生的希望可就极其渺茫了!

西门恨见铁山枝面色苍白,神情疲惫,显然受伤不轻,忧心道:“盟主,你伤势如何,没有什么大碍吧?”

铁山枝摆摆手,沉声道:“本座无事!这里离总坛太近,并不安,天悲门的人兴许不久就会寻找过来,两位长老,你们各率一批弟子迁往不同方向,大家暂时潜伏起来不要露面,一个月后,我们到鱼岛聚合,再图大业!”

“是!盟主!“

西门恨与司徒皇知道事不宜迟,赶紧按照盟主之意将弟子分成三拨,由盟主和两位长老率领分头行动。

队伍刚刚分配好,铁山枝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惊意!惶然道:“不好!有敌情!我们被包围了!”

西门恨与司徒皇此时也察觉到外面的异常,皆是脸色苍白,暗暗惊惧。

司徒皇喃喃道:“这……这是什么情况,谁会知道我们在这里!盟主,外面的并非天悲门,好象……是海族!”

西门恨皱眉道:“盟主,之前老夫便收到消息,有支近万的海族妖兽军团,自东而西,一路往总坛方向而来,属下以为它们只是恰好路过这里!想不到竟然真是冲着本盟而来!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可如何是好!”

盟主铁山枝恨声道:“本盟并未招惹海族!怎会此时来围攻我等,哼!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大家出去看看,是敌是友先弄清楚!”

说罢,他率先召出飞行法器冲天而起,往岛边飞去,两大护法以及幸存的数百弟子紧随在后。

众人来到海边,扬目望去,不由纷纷色变!

眼前一片辽阔无垠的海面上,激涌着数丈高的海浪,碧波惊涛间,显现出密密麻麻、杀意腾腾的无数海族妖兽。

妖兽最前面是头巨大如山的海月水母,水母晶莹剔透的腹部如花瓣般徐徐展开,有如莲花怒放,美妙玄奇。露出里面的无痕分身黑龙太子熬放、白龙太子熬泽,以及玄武大师武战和各族族长。

原来就在西门恨与众弟子传送到这座小岛时,斑浮界的无痕便已感应到了位置变化,心知歃血盟已经逃离出来,便将所在位置传给了分身。

无痕分身黑龙太子敖放收到讯息后,立马率领海族军团赶到小岛,严密地将此地严密包围起来,以防歃血盟的人再次逃脱。

虽然无痕完已经可以随时离开斑浮界,与分身们汇合,不过她修炼分神术,正好处在元神分裂的最后关键时期,为免前功尽弃,只好暂时留在异度空间继续修炼,反正她在斑浮界非常安,随时可以出来,倒是无须担心。

铁山枝瞪着眼前的近万海族,心中忐忑不安,特别是为首的几名海族,是幻化人形的四级妖兽,其中甚至还有一名五级妖兽!如此强大的军团,若想对他们不利,则今日歃血盟恐怕真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他在与牧香君的交手中受伤较重,此时修为大打折扣,此时只能强行提起几分元力,望着无痕分身等人沉声道:“在下歃血盟盟主铁山枝,不知各位道友何故侵入我人族领地,包围本座别院,若有得罪之处还请明言!若是还想发动海潮大战……哼!只怕……”

无痕分身傲然说道:“铁盟主休要误会!本王黑龙太子敖放,这是我大哥白龙太子敖泽!我们此来并非要与人族开战!,只为迎接天命灵主而来!请铁盟主速速将她请出来,大家才好说话!”

龙宫太子?而且还是两位!歃血盟众人惊讶不已,纷纷神情肃然,不敢小觑!虽然两位太子只是四级初阶的实力,但却是海王敖霸的长子和七子!身份地位超然不俗,谁敢轻易得罪!

铁山枝轻咳一声,佯装不知对方之意,说道:“原来却是两位太子驾临,幸会!“

白龙太子敖泽道:“少废话!把痕儿放出来!“

“什么痕儿?大太子指的是谁?“

“哼!铁盟主何必明知故问,自然是天命灵主梦无痕!“

“哦?太子是说天命灵主?这里并没有什么天命灵主!当日梦姑娘确实到我盟中作客,不过很快就跟随天罗宗弟子一起回灵奇岛了!太子若要寻她,赶紧去灵奇岛才对!“

“她去了灵奇岛?“白龙太子敖泽一怔,不禁转身看见无痕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