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小时前。

由于村奥今雄成为逃犯的事情甚嚣尘上,为了防止学生遭到袭击,学校下发了一则通知,要求今天的社团活动全部取消,所有人必须早点离开学校。

身为风纪委员的朝奈千实在放学后自然不会和普通的学生一样直接回去,而是需要和其他的风纪委员一起,在校园中进行巡查,查看是否还有留校的学生。

在将其他的风纪委员工作分配好之后,朝奈千实刚一转身,便撞到了在她身后等待多时的上泽宫。

一见面,上泽宫便直接的说出了自己的请求,这让朝奈千实有些错愕。

“欸?上泽君你想让我去验证水科同学是否说谎?”

朝奈千实,是持牌者之一,据她自己所说,她的能力是【谎言识破】,能够判断出对方说出的话是否是谎言。

这一点,桃乐丝通过亲身证明了,她所言非虚,即使是神明在她面前也无法说谎。

“没错,朝奈学姐,拜托你了。”上泽宫点头应道。

朝奈千实手中抱着一个笔记本,无奈的扶额:“等等,上泽君,你为什么一见面就要让我做这种麻烦的事情,你为什么肯定我会答应啊?

还有,那个女生不是你明面上的女朋友吗,如果是想要让我像私人侦探一样,帮你确认她是否出轨的话,你还是另请高明吧,我现在可是很忙的。”

“并非是这种原因。”

青春美女明媚如花的笑容图片

上泽宫摇了摇头,突然道,“学姐,你其实也对自己的能力很在意吧?脑海中也会有着“自己为什么会得到这个能力”、“除了自己以外,还有谁有着同样的能力”……之类的想法吧。”

“上泽君,你的意思是?”朝奈千实猜到了什么。

上泽宫没有像谜语人一样说出暧昧不明的话,而是直接对朝奈千实挑明了:

“水科莹和你一样,都有着极为特殊的能力,而且,她将这种能力用在了犯罪上。学姐你可是风纪委员啊,面对这种扰乱风纪的事情,你可不能袖手旁观吧?”

……

上泽宫所说的话十分具有诱惑力,朝奈千实答应了。

本来,上泽宫是想要和朝奈约个时间,找机会让她和水科莹见上一面,不过她告诉上泽宫,她的能力只需要听到对方的声音就可以随时发动,即使不见面也能够识别谎言。

于是,上泽宫和朝奈千实提前沟通好了,当上泽宫需要她的时候就打电话。

在刚才上泽宫拍了几张作为证据的照片后,就拨打了朝奈千实的电话,熄灭屏幕,并让手机一直处于通话状态,朝奈千实在那头就仿佛是一位法官一般沉默地听着两人的发言。

现在,“法官”听完了证词,开口说话了。

“你知道吗,水科莹同学,最近在网上很流行一个小测试,只需要回答人工智能二十个以内的判断题,对方便能够准确猜出来你的内心在想些什么。

这是一个用来测试人工智能大数据的方法,一步步的关联同类项,搜索相关词汇,准确率越高,得出结论所用的问题数量越少,就代表着人工智能的数据库越厉害。

不过,机器无法识别谎言,就算是人撒谎了也无法判断出来。

虽然我的能力只能够达到识别谎言这一步,不过,只要用了这套测试流程,虽然可能会浪费一些时间,我大致上也能够做到‘读心’这种事情呢。

所以,水科同学,为了让我们大家都少些麻烦,最好还是老实回答问题吧,一直撒谎的孩子可不会得到仙女的喜欢哦。”

水科莹听完了朝奈千实的“提醒”,轻叹了一声:“我明白了……上泽君,你想要问我什么?”

现在,上泽宫掌握了主动权,他清了清嗓子,问出了自己的第一个问题。

“那么让我开始询问吧,水科莹,你喜欢冈崎对吧?”

“……是。”水科莹点了点头。

“武田受伤是不是你早就预谋好的?”

“……是。”水科莹叹了口气,再次点了点头。

“钢人七濑的诞生,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是。”水科莹沉默了一会。

“还有……”

水科莹似乎是也感觉自己就算是说谎也是没有意义的,面对上泽宫抛来的问题,她干脆回应了上泽宫。

不过,她也只是简单的回答是否而已,多余的话一句都没有说,但这已经解答上泽宫很多疑问了。

接下来,上泽宫问出了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村奥今雄所犯下的案件,是不是你在背后指使的?”

“……是。”

这一次,水科莹回应过后开口了,“没错,村奥的确是我的协助者,他帮了我不少忙。

不过,我要声明一点,我和村奥的联系并不多,他杀人的事情,和我完全无关,并不是受到我的指使,很多事情都是村奥他的自作主张。”

“嗯……在这一点上,水科莹同学没有撒谎呢。”朝奈出声道。

上泽宫注意到,水科莹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似乎很不甘心一样咬了咬嘴唇。

上泽宫心中一动,问道:“你是不是对由真被袭击的事情感到懊悔?认为自己应该将村奥管控的更严厉一些?”

水科莹惊讶的看了上泽宫一眼,缓缓点头:“……是。”

“这是真话。”朝奈千实道。

本来以为水科莹是黑幕,所有的事情都在她的掌握之中……现在看来,水科莹也不是万事尽在掌握中的,至少村奥的行动不是。

不过想想也是,村奥如果真的一直会受她驱使的话,也不会想要拼了命的袭击冈崎由真,想要让她和自己陪葬。

如果不是冈崎由真被不知道是谁救了下来,说不定现在水科莹已经崩溃了。

这样看来,水科莹也并非是真正的罪不可赦……至少杀人的罪行和她无关。

上泽宫敲了敲桌子,沉声道:“那么,告诉我,村奥为什么会受你指使?你的能力是什么?”

“……这个问题我可以不回答吗?”

“你认为你有拒绝的余裕吗?”上泽宫挥了挥手机,“我的手机早就打开了录音,如果把这份录音让冈崎看的话,你做的这些事情就会化做无用功吧。”

电话那头的朝奈千实并不知道上泽宫的这种操作,这时候听到,不禁抗议道:“上泽君,你的性格果然很差啊,竟然用这种方法来威胁女生……”

上泽宫受到了来自友军的鄙视,不过他的脸皮够厚,完全无视了。

“我想,我还是有着一个能够和你进行交易的信息的。”

水科莹突然抬起头,冷静地道,“不过,我认为这件事情你或许并不想要让手机对面的那位‘法官’知道,我们能够单独谈谈吗?”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