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对视一眼,叶冰凝嫣然一笑,眼中的柔情qg)足以将任何坚强的男人融化。

王铁柱也报以微微一笑。

对于两人来说,接下来,就是看戏时间了。

该怎么处置齐闲,这还要看叶修的意思了。

办公室里没人说话,每个人心思各自不同。

最终,还是叶修叹息一声,说道:“齐闲,你可曾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我早就想到了。”

齐闲淡淡的说道,“不过,我要说的是,我没有败给你,而是败给了王铁柱。”

“没有什么区别!”

叶修转身shēn),看着齐闲,淡淡的说道,“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而结果是,你败的一败涂地。”

齐闲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成王败寇,现在你有绝对的话语权。”

“你知道就好。”

性感诱人清纯妹子粉色泳衣湿发写真图

叶修点了点头,看着齐闲,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之色,说道,“曾几何时,我们是无话不谈,并肩作战的兄弟,然而现在,确是走到了对立面。”

“你不要谈以前的事情qg)了。”

齐闲手掌一挥,双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寒声说道,“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是啊,再叶也回不去了。”

叶修叹息一声,虽然他比较念旧,但他心中再也容不下齐闲了。

他不可能让同样的事情qg),有着再次上演的可能。

这不仅是对叶家负责,也是对整个叶氏集团所有的员工负责。

而且,他现在的病情qg)已经恢复差不多了,接下来他会将重心放在叶家的发展上,也不会再让人有机可趁了。

“齐闲!”

看着齐闲,叶修沉声说道,“看在曾经兄弟一场的份上,我可以让你体面的离开叶氏集团。”

“离开叶氏集团?”

齐闲愣了愣,有些天真的说道,“‘我都已经放下姿态了,更没有让给公司高层跟着我发动混乱,难道你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吗?”

“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未免太天真了。”

叶修冷笑一声,说道,“任何人做错事情qg),都要付出代价。”

“而且,你在会议室门口一跪,就算你还在原来的位置,还能服众吗?还能代表叶氏集团吗?”

叶修的话,令齐闲面色发白,当时他根本就没有想那么多。

他之所以卑躬屈膝,是想要拿出自己的态度,想要保住自己的位置。

如今,在叶修的提醒之下,他才意识到刚出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如果一个集团总裁无法服众,那么是没办法管理好一个硕大的商业集团的。

而且,在商界,也是会被人所不耻的。

一个总裁,竟然给一个小部门的领导下跪,这是一种无能的体现。

试问谁会和一个无能的人合作呢?

“可是……除了我,谁有资格做集团总裁?”

齐闲依然有些不甘心,依然想要争取,于是说道,“目前集团中,真正能独挡一面的人就是你的女儿叶冰凝,但是她还是太过于年轻,在尔虞我诈,竞争激烈的京城中,根本不能将这么大一个商业集团,交到她的手上。”

“至于集团其他的人,更没有能力胜任总裁这个职位。”

“而在社会上,哪怕你高薪聘请新的总裁,也不可能在短时间里了解集团的各项业务。”

“除了我,你根本没有合适的人选,所以,你需要我!”

淡淡的看着齐闲,叶修摇了摇头,说道:“你错了,我不需要你,没有你,叶氏集团只会运转的更好,因为,我已经有了总裁的最佳人选。”

“谁?”

齐闲声音急促的问道。

他实在是想不到,有什么人比他会更合适的。

“我自己!”

叶修淡淡的开口。

病情qg)康复,他准备亲自胜任集团总裁,从而让叶氏集团的发展,更上一层楼。

“你?哈哈……”

齐闲哈哈大笑,“以你的身shēn)体,若是强行工作的话,只会死的更快。”

如果叶修的身shēn)体真的容许叶修正常工作,那么他也不可能有可乘之机了。

闻言,叶修脸上露出一抹微笑,淡淡的说道:“难道你没发现,我和以前有所不同吗?”

嗯?

经过叶修提示,齐闲这才突然间发现,叶修的气色,比以前好了太多太多。

以前,叶修总是一副面色苍白,病殃殃的模样,而且只要说上两句话,就会止不住的咳嗦,有气无力。

但是现在,叶修的面色确是非常好,甚至于可以说是红润,再也没有丝毫病态的模样。

而且,说起话来,底气很足,从他进入办公室到现在,叶修都没有咳嗦一声。

这说明什么?

“你…你的病,好了?这怎么可能?”

齐闲惊呼,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光芒。

“既然是病,那自然就能够治愈,有什么不可能的?”

叶修淡淡的说道。

“不可能,这不可能!”

齐闲摇头,今天发生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qg),令他已经怀疑人生了。

“这个病,折磨了我这么久,也该折磨够了!”

叶修淡淡的开口。

“怎么会?你那根本就不是病,你那是被下了降头!”

齐闲忍不住说道。

他实在是无法接受,叶修被施展了降头术之后,苟延残喘了这么多年,竟然突然间就恢复了?

“你知道降头?”

叶修双眼顿时竖了起来,死死淡淡盯着齐闲。

就连坐在沙发上的王铁柱和叶冰凝都在这一瞬间坐直了身shēn)体,不可思议的看着齐闲。

在王铁柱说出叶修是被人下了降头的时候,虽然叶修说过新婚不久,和齐闲一同去了一趟泰国,就是在泰国得到佛牌,被人下了降头。

但是他们依然不认为叶修被人下降头和齐闲有关系。

毕竟那个时候叶修还处在创业阶段,白手起家,齐闲没有害叶修的理由。

然而,刚才齐闲所说,他竟然知道叶修被下了降头。

他既然知道,那么二十多年都没告诉叶修,再加上当时在泰国,是他带着叶修去求佛牌的,这足以证明,叶修被下降头,和齐闲脱不开干系。

甚至于,就是他策划的。

想到这里,叶修双眼中迸射shè)出两道寒芒,死死的盯着齐闲,寒声问道:“我被下降头是因为你,对不对?为什么?为什么二十多年前,你就想要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