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痕有些意外,她对这两人非常陌生,逃荒路上应该从未见过,看他们半夜躲在这里鬼鬼祟祟、行踪诡异,显然非良善之辈,定是暗中有所图谋,却不知他们口中所说的骆少又是谁?

听他们自称姓赵?自己今天还真跟姓赵的有缘,可惜遇见的没有一个好东西。

无痕哼了哼,心里鄙视了一下,见两人起身往大棚方向遁去,便轻轻尾随身后,想看看这两人到底要干什么。

这两人身手非常敏捷,无声无息穿过杂草野地,很快来到三号大棚后侧,接着双双纵身一跃,轻盈地飞起一丈多高,尤如夜鸟般窜上棚顶,居然未发出半丝声响,接着两人分开棚顶草盖,分别钻了进去。

无痕一直尾随在后,当她亲眼瞧见两人幽灵般的身手时,不觉震惊无比:世上居然有人可以跳得这么高?太不可思议了,棚顶离地足有三米多高,两人轻轻松松跳上去,无声无息,普通人根本无法做到,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

前几天见到神秘青影她已经惊骇无比,今天又见到两个反物质常理的人类,让她明白一个现实,她可能穿越到一个神奇的世界,再也不能用以前的眼光来看待这里的一切了。

无痕渐渐冷静下来,今天算是开了眼界,先遇到恶鬼,差点没命,再遇到两个武林高手!行踪诡秘,偏偏还都姓赵,看来瑶丰城内姓赵的都不简单。

不过无痕更好奇的是,这么厉害的高手应该非等闲之辈,混进难民棚干嘛,难道又是来吸取精气?修炼邪功?她微微摇头,不对,从两人之前的低语谈话中,她似乎嗅出了一丝阴谋和危险的味道。

无痕暗生退意,不过转念想到那两个武林高手同样看不到自己,顿时又壮起三分胆,小心翼翼飘入大棚中。

三号大棚内躺满了沉睡中的难民,刚刚那两人已然混入其中,加上棚内灯火昏沉,无痕根本无法分辨得出谁是那两个神秘高手。

转了两圈无果,无痕只好退了出来。

回到一号大棚,想起玉链的威力,无痕仍心有戚戚,不敢靠母亲身边太近,徘徊片刻终于想通一个道理,这玉链要是想对自己不利,恐怕前几次灵魂出窍早就被它灭杀了,今天玉链灭杀那恶魂后,并未再对自己有任何反应,说不定这玉链认人的,不会伤害自己?又或者因为自己跟那恶鬼赵然不同,自己是什么阳魂元胎的原故?

长发美女白嫩肌肤优雅气质低头浅笑写真图片

无痕悬起的心渐渐放下,犹豫半晌终于缓缓靠近母亲,那玉链果真并无任何反应。

无痕大喜,魂灵“嗖”地一下赶紧回归了肉身。

睁开双眼,无痕不由长吁了一口气,伸手放在心口,感觉着心脏扑腾有力的跳动,方才觉得有些真实和安心。

自己今番算是命大,往后灵魂出窍必须小心谨慎,否则再遇到恶魂怎么办,不!以后还是尽量不要灵魂出窍吧,万一没有今天这般好运,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梦氏睁眼奇道:“痕儿,你怎么了?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莫非刚才做了什么恶梦?”

是啊,恶梦,好恶好恶的梦!

无痕一头扎进母亲怀里,撒娇道:“母亲,刚才痕儿做了一个恶梦,梦见您不在我身边,痕儿一个人好孤单,还有一个恶鬼想要吃了我,吓死痕儿了。”

无痕说完就后悔,我呸呸呸,什么话不好说,要说母亲不在身边,万一母亲多想,岂不更加伤感。

梦氏眼神温柔如水,拥住无痕轻轻宽慰道:“别怕,痕儿,母亲在这里,母亲永远都会陪伴在你身边,有母亲在,不要怕。”

无痕紧紧拥住母亲,心里幸福极了,一时陶醉在母爱的海洋中不想起身,这一刻,她希望时间就此停住,让美好和幸福永远围绕着自己。

好半晌,无痕撒娇也算是撒够了,想起之前的种种经历,抬头问道:“母亲,这世上真有鬼魂么?”

梦氏怔了怔,想不到无痕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想了想方笑道:“万物皆有灵,有灵之物必经生死,生生死死是世间万物都逃不掉的轮回,只是早晚的问题而已。我们人类也不例外,有生死轮回,死后自然也要进入冥界等待机缘再世投生,也有极个别的阴魂侥幸躲过冥界束缚,偶而会现身阳间,被我们世人称之为鬼魂。一般普通人是看不到鬼魂的,只有那些拥有异术的高人,才能看到鬼魂。”

“那鬼魂会害人?会吃人吗?”

“傻孩子,鬼魂怎么会吃人呢?”梦氏笑了,但想到什么,脸色顿时一变,凝神叮嘱道:“鬼魂跟人一样也有善恶之分,普通的鬼魂最为低阶,一般不会害人,阳气过重的地方更不敢近身,痕儿不必害怕。但还有更高一阶的鬼魂,名为恶灵,已经具有一定的异能,不仅害人,还会吸取凡人精气修炼,很是厉害,痕儿且记住,将来若是遇到这样的恶灵必须尽快逃离,万不可被它近身。知道吗?”

无痕非常乖巧地答应了,心底却暗暗叹气,自己运气实在太差,今天遇到的那个恶魂赵然,应该就是母亲所说的恶灵了,果然凶狠难缠,还好有母亲的玉链,否则今天只怕难逃噩运。

无痕有些懊恼,早知母亲啥都知道,应该早些请教母亲才是,也免得一肚子疑问自己瞎猜。

无痕决定将心中疑惑部说出来:“母亲,我们这的棚顶这么高,有没有人可以轻轻一跳就能跳上去啊?“

“有,这算不上难事,世间有很多练武的高手,行动如风,轻若鸿燕,别说这么一点高的棚顶,更高的城墙也能跳上去的。“

“哇,真有这么厉害?那这样的高手很多吗?“

“应该很多吧,等你长大了,总有机会见到的。“

“母亲,你见过这样的高手吗?“

“见过。“

“那谁最厉害?“

“最厉害?傻孩子,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天下第一,更没有谁敢说自己是天下第一,没有最厉害,只有更厉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