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禾渊的‘关心’,让罗峰感觉恶心到想吐。

刀光幻影。

圣刀诀立即施展出来,整一片矮树林范围,都遍布着罗峰的刀光。

湛蓝如海。

祖血的力量,令罗峰敢与四步金丹大道强者一战。

可惜,仅剩五滴了。

这一瞬息间,罗峰突然间冒出来一个念头,自己要不要找到宇文一族的老巢,过去洗劫一番,说不定,还会有祖血收获。

铿铿铿!

火星四射,光芒夺目,这又是一场刀与剑之间的直接对话。

罗峰没有用上其余武技,直接锤炼九黎圣刀,感受着九黎圣刀的缓慢变化……

对轰了十几招后,整一片矮树林,在两大绝世强者的对攻之下,竟已经被夷为平地,四周围出现了不少深坑。

罗峰抬眼一扫,眼眸扫过了一抹疑惑。

清纯少女超短t恤露腰清新可爱写真图片

这个地方距离九天城门不远,如此大的动静,竟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罗峰看了眼第五禾渊,很快明白过来了。

这个地方,肯定是已经被第五禾渊‘清场’了。

哪怕是强取豪夺罗峰手中的兽王丹,第五禾渊也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咻!

突兀间,第五禾渊手中的巨剑,终于出鞘!

这一刹那间,漫天剑意,铺天盖地,排山倒海般袭来。

剑身光亮夺目,仿佛有龙吟声音激荡而起。

神剑‘九天’,如九龙啸天。

“它已经有一百年没有出世。”第五禾渊手握神剑‘九天’,杀向了罗峰,“你将是它百年来,唯一一个饮血者。”

唰唰唰!

神剑的锋芒毕露,谁与争锋。

直接流露出君王霸主的气息。

这一刹,坐在金血天马的后背,自苍穹上空俯瞰下来的君怜梦,脸色都不由得大变起来,神剑‘九天’,威力太过恐怖了。

在第五禾渊的手中,简直如虎添翼。

罗峰的神色亦是抹过了一丝凝重,施展身法,避过第五禾渊的剑。

剑技也极其高深,一时如细雨幻影,一时如雷霆万钧。

罗峰简直怀疑,这剑技,已经超越了天阶的层次。

若非凭借着‘逍遥游’以及《五行大遁》,罗峰恐怕早已经被神剑的锋芒所触碰。

咻咻咻!

同时,罗峰感受得到,九黎圣刀却在越来越兴奋,仿佛因为遇到这样的对手,而感觉到战意昂扬。

正是感受到了九黎圣刀的这般变化,此刻,哪怕处于绝对的下风,罗峰也一直坚持用九黎圣刀来对撼神剑‘九天’。

铿!

刀剑交碰!

火星冲天!

第五禾渊的眼眸掠过了一抹惊异,盯了一眼罗峰手中的刀。

他没想到,这柄刀,竟然也来历不凡,能够抵挡得住神剑‘九天’。

两人一番大战。

第五禾渊的实力,确实还在银鳞梼杌之上,再加上神剑‘九天’,令他的战斗力达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境地。

罗峰处于下风,只能够被动防御。

可是,这一切,是建立在罗峰只使用九黎圣刀,并不糅合其余诸多武技的前提下。

嘭!

罗峰第一次被震飞出去,胸口一阵血气翻涌,嘴角有一抹血迹溢出来。

然而,罗峰的眼眸却更加有神,横刀而去。

他感受得到,九黎圣刀,愈发璀璨光亮。

甚至极有可能,就在这一战中,便可完成蜕变,踏入比肩神话纹兵的层次。

这令罗峰感到振奋激动。

要知道,整个天狱境地,罗峰先前所见过的神话纹兵,都是残破不堪的,甚至有不少,使用了几次就废掉。

第五禾渊手中的神剑‘九天’,亦是神话纹兵的范畴,尽管神威惊天,可罗峰同样感受得到,神剑‘九天’,亦有一定的缺陷。

当今天下,罗峰所见过的最完美的神兵,事实上,是唐大耳的大唐战戟!但是,由于漫长岁月的沉寂,大唐战戟和九黎圣刀一样,正处于缓慢进化苏复的过程,没有回到曾经的巅峰状态。

而今日,九黎圣刀,有望化神!

嘭!嘭!嘭!

罗峰已经不知道被击退了多少次,他是万佛金身之躯,不易负伤,拥有再生神术,即便有伤,也恢复得极快,罗峰根本不畏惧这等伤势的冲击,他一心沉浸于九黎圣刀之上,一遍又一遍地施展《圣刀诀》。

一式刀光幻影,一式开天辟地。

漫天都充斥着刀光。

轰!

突然间,罗峰大口咳血地被震退,血液内的祖血力量,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

罗峰猛地咬牙,再度融合了一滴祖血。

如果能够借这一战,将九黎圣刀提升到神话纹兵的层次,消耗几滴祖血,也是值得。

毕竟,归根到底,祖血是外借力量,九黎圣刀,却更能够体现出罗峰的自身力量。

很快,第五禾渊似乎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妥。

目光注视着罗峰手中的刀,给他的感觉,刀锋的威压,越来越大了。

“可进化的神兵?”第五禾渊眼眸流露出不可思议,这太过罕见,可以说,第五禾渊也未曾见过,只是从古籍中,窥探过蛛丝马迹。

可此刻九黎圣刀给他的感觉,便是这样。

“狂妄小子!”第五禾渊瞬间想到了,罗峰明明有诸多武技手段,竟然不使用出来,原来,是要用自己手中的神剑‘九天’,给他‘养刀’!

第五禾渊力以赴了,他不打算给罗峰任何机会。

“用神剑九天来养刀?痴人说梦!”第五禾渊的眼神闪出了杀机,剑势完铺展开来,寒气冲天,滔滔不绝,要将罗峰一举灭杀。

铿!

铿!

铿!

一声又一声的脆响,响彻云霄,然而,每一道声响,仿佛都是在打磨九黎圣刀。

刀身越发光亮,璀璨夺目。

第五禾渊的眼神更加愤怒了。

以剑养刀!

这该死的小子,竟然真的敢这么做,简直胆大包天,太过可恨。

第五禾渊挥剑,施展出绝顶剑法。

罗峰身上已经多了几道剑痕,颇为狼狈,白衣再次染血,然而,眼眸却有一抹神采飞扬。

“成了!”

罗峰突然间心生了一股强烈的预感,眼眸爆闪出璀璨精芒。

与此同时,九黎圣刀,发出了一声长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