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之人尽皆一片轰动。

赵凤翔,在云梦一代可是鼎鼎有名的存在,他出自赵家支脉,但这个支脉现在是紫禁城是持国家族之一。

赵凤翔号称太子,是未来真命天子有力的竞争人选,在云梦大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支持者无数。

很多人都把筹码压在了赵凤翔身上,以期待后者成为真命天子的那一日,获得足够的回报。

如此一个人,居然对着君尘下跪?

这个消息太恐怖了!

想要成为真命天子,身上是绝对不允许有污点的。

这一跪是奇耻大辱,断绝了赵凤翔成为天子的可能。

“连太子都向我下跪,你算什么东西?”君尘看着赵子曰,道。

赵子曰不知道君尘对赵凤翔做什么,但后者把这个视频故意暴露出来,就等于告诉云梦大泽各大势力,赵凤翔几乎失去了成为天子的资格。

赵凤翔完蛋了。

一些墙头草肯定见风使舵,放弃支持赵家支脉,转而支持赵家嫡系的三位千金。

初冬清爽秀

私下里,各大家族,各大势力都在暗中交流,议论此事,赵子曰都听得很清楚,随着这个视频的出现,各方都不在看好赵凤翔的未来了。

再看赵家嫡系。

赵家有三位千金,大千金赵飞燕才华横溢,从小就表露了出万中无一的帅才,继承了父亲的帅印和才能,本身又是一等一的天才,完美的化身,在云梦一代呼声同样极高。

如果有足够的支持,她的未来简直无限辉煌,成为真命天女也不是没有可能!

赵子曰不得不承认,君尘这一步棋走得无比精妙,让西军团一下子就走投无路了。

赵家虽然分裂了,基于肥水不流外人田的真理,所以赵家一致对外的宗旨从来没有改变,赵飞燕也因此继承了帅位。

如果赵凤翔失去了可能,那么,赵家支脉和嫡系只能扶持另外一个人了。

这一个人选,只有可能是赵飞燕,不可能是其他人!

赵子曰的想法,也就是君尘的目的。

如果赵飞燕获赵家内部部的支持,获得云梦力支持,获得中州尽数支持,再加上武神坛坛主兰亭的支持,她未来可期。

这种事情君尘在九界数万年中不是第一干,他培养的古国之主,皇朝霸主等,两手都数不过来,此中知道轻车熟路,信手拈来。

修行一道,需要无穷的资源,而绝对权力,代表一切。

此刻,赵子曰惊恐看着君尘,以及赵飞燕:“你们想要什么?”

君尘道:“你找赵元帅自己谈吧,来人,把人带下去。”

苍龙立刻出手,直接把赵子曰抓了起来。

赵飞燕第三截渡完了。

但她的内心无法平静。

她知道那个视频意味着什么。

那个小男人给她带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机遇,只要抓住,她就可以更进一步,从何有机会找到杀害父亲的仇人。

当年,父亲携盖代之功,准备登顶至高,但却出现了赵家灭门案,牵扯重大,赵家遭到了灭顶之灾,父亲也死在那一场灭门案中,赵家几乎付诸一炬。

如果不是兰姨带着她们归隐,只怕她们无法长大成人就已经夭折,敌人不容许他们活下去。

直至今日,即便继承帅位,她暗中不断调查,都没有找到背后策划赵家灭门案的大敌,因为头顶仿佛有一层黑幕,她的实力和能量还无法撕碎,看不到真相。

“想要为父亲报仇雪恨,想让赵家死去无数英灵安息……我必须要要找到真相,找到敌人。”

“这个机遇,我不能错过!”

赵飞燕的眼神迅速变得坚定了起来!

这时,君尘目光落在庐山剑圣身上,淡淡的道:“庐山剑圣,很响亮的一个名号,就是不知道是货真价实,还是浪得虚名。”

各方之人都屏住了呼吸。

他们知道,各大家族,各大门派都被瓦解了,而今只剩下庐山剑圣了。

君尘和庐山剑圣,必有一战!

“你让我惊讶!”

庐山剑圣一副冷傲孤傲的神色,“老夫能够获得联邦封号剑圣,你的妻子也获封当世圣女,想必也是人中龙凤,可惜至今没有机会见到她。”

君尘淡淡的道:“不是谁都可以挑战当世圣女的,想要见到她,你得仙过我这一关。”

庐山剑圣一开就就占据道德制高点,眼神沧桑的道:“老夫有神兵残剑,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我不愿意和圣女为敌,但你小子偷走了老夫的神兵残剑,老夫只能和你一战,夺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

“若是圣女找来,和我理论,老夫也不理亏。”

“不过老夫今年两百三十岁,见过王朝更替,军阀纷争,以及开元盛世,以及伟大复兴,也见过生灵涂炭的三战,修炼数百年,所以不欺负你一个后生小辈。”

“这样吧,老夫只出一剑,你若还能站着,鄙人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这里你说的算,绝对不在计较神兵的事情。”

“如果你倒下了,你的神兵就归我。”

“当然,我不会留你活口,你乱杀无辜,欺压各大宗门,还和巫神教同流合污,这是必死之罪。”

轰!

此话一出,这里一片轰动。

面对手握神兵的君尘,庐山剑圣居然只动用一剑?

不愧是当世剑圣,不论是人,还是剑,都充满了傲气。

君尘淡淡的道:“既然这样,我也不欺负你,我也只用一剑。”

两人都是用一剑,比起庐山剑圣受到众人的惊叹,回应君尘是一片嘲笑声。

此刻,王天麒,张风采而等人眼底都重新焕发光芒,他们知道机会来了,只要剑圣灭了君尘,他们此前所吃的耻辱都化为乌有。

“看剑!”

大喝一声,庐山剑圣突然出剑,天赋异禀的五品汉阳白玉飞剑破空而下, 剑气茫茫,如飞流瀑布一般,飞流直下三百里。

剑气未到,剑意先来,摧枯拉朽一般,众人听到了翻江倒海的瀑布声,震耳欲聋,两人窒息!

而且,庐山剑圣金丹二重的修为暴露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