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着芈骏的关系易天轻松的享受了次贵宾待遇,即使是化神修士如果在没有预定的情况之下也只能坐在二楼的高阶修士休息区参加拍卖。

而三楼都是贵宾包房,虽然自己所在的包厢此时也只是在以不起眼的角落,但总比二楼那些修士来的舒服多了。

而且这里还有防窥视装置和变声设备,在拍卖时即使想要玩点花样也不会被人认出来。

坐在窗台前将神念悄悄探出可以看到此时下面大厅内人潮涌动,在座的修士修为层次不齐从筑基到元婴都有。

易天倒是心中好奇想看看到竞拍时会不会出现高阶修士以势压人的情况。当神念扫到二楼时发觉内中坐着大约有二三十位修士,这些人的修为大都和自己差不多。其中有些还是身穿宗门服饰的修士,想来这次洪山河也是想扩大影响力所以找来太清阁的修士一起捧场。

坐在包厢内等了将近一个时辰后才听到下方大厅内有声响传来。三声锣鼓敲响后便有一位五旬样貌的中年拍卖师走上园台,然后清了清嗓子开口道了声:“鄙人洪家红寿是落霞城今年的主持人,现在宣布拍卖会正式开始,请大家稍安勿躁静等拍卖品上台。”

场内的嘈杂声随即便逐渐收敛了起来,突然有个满脸富态散修元婴修士站起来问道:“未知这次公开拍卖是否能够杜绝以势压人的情况,我们可是冲着洪城主提道的公道无欺的拍卖口号才来的。”

一时之间四周又有不少人低头私语起来,似乎他们也都非常在意这个问题。坐在包厢内的易天取过桌上的宣传手册看了下,目光所到之处见到的是洪山河亲手书写‘公开,公平,公正’六个字。嘴角一抽心中暗道:“看来洪山河绝对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为落霞城造势,这场拍卖会必定会有巡查司的人出面来主持次序。”

果不其然稍后只见洪飞带着两位巡查司的手下走上前台,然后厉声喝道:“此次落霞城的拍卖会一定会让各方满意,在坐的诸位可以放心出价。我谨代表巡查司保证一定会秉公办理督促拍卖流程,如果有那位高阶修士敢以势压人我巡查司会直接将其请出拍卖会场的。”

话语声落下后洪飞眼中凌厉的目光随后掠过二楼的化神修士休息区和三楼的包厢,其用意也是不言而喻。

有了巡查司洪司长的背书这回坐在底层大堂内的众多地界修士也纷纷露出安心的笑容来。

随后便有红寿再次开口道:“好了接下来也就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请拿上今天第一件拍卖品,适合于筑基修士使用的攻击灵器一件。”

海边小美女青春活泼写真套图

随着话语声落下今天的拍卖会算是正式开始了,易天在房内看了看拍卖的目录顿时就没了兴趣。里面将近有四分之三的东西都是低阶修士使用的,而化神期的竞拍品也不少足足有五十样,可里面还是以成品的灵器和丹药居多。

目光扫了下后易天突然脸色愣住了,眼神所到之处盯着星耀陨铁和熔岩魔晶这两样东西看的出神。

稍迟便顿了下低头沉思了起来,要是在没了解过巡天战船的构造图前自己对这两样东西是不屑一顾。因为这两样本就不是用来炼制灵器的必要材料。

但自己在炼器师联盟的编年史中曾经看到过有用破壳锥和炎暴雷来对付巡天战船的先例。

当然这些都是当年在魔灾末期人族反攻时使用的手段,可现如今制造破壳锥和炎暴雷的两样主料同时现身。

而且还是在这拍卖会上未免太过于巧合了吧,想罢直接传讯给芈骏叫他速速前来详谈。

半刻后房门外传来几声叩门声,易天将门打开后见到两个人影站在门外,另一个却是洪飞。

待两人进来落座之后易天关上房门伸手打开了一层隔音结界后才开口道:“两位来得正好,我发现此次拍卖品中好似有些问题。”

洪飞眉头挑起神情一紧道:“易老弟你发觉哪里不对路子了。”

将那份目录摊在桌上后伸手指了下星耀陨铁和熔岩魔晶大有深意的道:“这两件东西是怎么混进拍卖品中的?”

洪飞目光一扫面露疑色道:“这两件都是那些小商会拿出来捧场的,怎么这东西有问题?”

易天脸色一沉点点头,随手取出一份玉简摊了开来将那几段关于破壳锥和炎暴雷的描述指了下道:“这两种灵器的主料都出现了,我想事情绝对不会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的。”

洪飞接过那份玉简将其中内容飞快的扫了一遍,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了起来,眼中精光闪过好像在思量着什么。片刻后抬头问道:“易老弟这东西炼制成器需要多长时间,威力大概能达到多大?”

“破壳锥是专门用来攻击巡天战船的外层护驾,使用简便只需元婴修士就可以操控。对于小型巡天战船只要有十个左右击中船身两侧的薄弱环节就可以将其外壳防御破坏掉,”易天估算了下回道。

“那炎暴雷呢,威力又能达到几何?”洪飞脸色一沉追问道。

“那要看制作者的技艺,通常十枚破壳锥中只要有两枚能够攻破防御,其身上带着的炎暴雷一旦引爆就可以让整艘巡天战船彻底瘫痪,”易天回道。

房间内一时间陷入了平静,洪飞脸色满是愤怒之色,在他的眼皮底下竟然会有不安的因素出现这让他的脸皮都没地方搁了。

易天见罢稍加提示的问道:“能否换下这两样东西,哪怕是一件也好。”

洪飞脸色一黯叹了口气,在一边的芈骏却开口道:“这次洪城主好不容易拉起了落霞城众多商家一起参与而且竞拍的东西是一早就定好的,此时要是更改只怕会让众人失望了。”

“那就想办法把东西拍下来吧,”易天提议道。

“不,就让他们拍,我倒要看看这些背地里的老鼠到底藏得多深,就用这两件宝材作饵吊他们上钩。此事多谢易老弟的提醒,接下来的事情我来想办法,敢在落霞城玩花样我倒是在想如何将将这伙人一网打尽呢,”洪飞忿忿地道。